本期为大家介绍祖安的几位英雄们。

  1.祖安怒兽——沃里克

  口头禅:放血……放怪兽!

  介绍:沃里克是一头游猎于祖安灰色小巷的怪https://www.qwhtt.top/兽。他的身体接受了痛苦的实验并发生了变异,融合了精密复杂的储液舱和药泵,向他的血管中注入炼金合成的愤怒激素。他破影而出,猎杀那些肆虐在城市最深处的罪犯。沃里克会被鲜血吸引,血腥味让他失去理智。没有哪个沾血的人能够逃过他的猎杀。

  有人可能会认为沃里克只不过是一头野兽,但是埋藏在他狂怒外表之下的是一个人类的头脑——一个金盆洗手的帮派成员,想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但无论他逃到哪里,始终都逃不出自己过去犯下的罪孽。

  曾经那段日子的记忆会偶尔会在沃里克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但最终全都不可避免地被彻底遗忘,取而代之的是他在辛吉德实验台上的灼热回忆。疯狂的炼金术士的脸浮现在他眼前,挥之不去。

  沃里克的世界是一团痛苦的云雾,他想不起来自己是怎么落到辛吉德手里的,所有痛苦开始以前的回忆都很模糊。那位科学家耐心地改造他,植入了药泵和导管,向他的血管中注射炼金物质,寻求每一位炼金术士永远的追求:本质的转化。

  辛吉德想要揭露出实验对象的真正本性——一个“好人”表面下隐藏着的致命野兽。

  药泵向沃里克血管中注入的炼金物质加强了他的自愈能力,这样辛吉德才能逐步地、痛苦地重塑这个人。实验过程中,沃里克一只手齐根断掉,但辛吉德不仅接回了他的手,而且还给他安装了更强大的气动钢爪增强体,让沃里克一步步地解放自己真实的潜力。

  沃里克的后背上安装了一个炼金储液舱,与他的神经系统接续整合。只要他感到愤怒、憎恨,或者恐惧,储液舱就会通过药泵将液态的怒火推入他的血管,彻底唤醒他潜意识中的野兽。

  他被迫忍受着一切,忍受炼金术士的手术刀的每一下切割。辛吉德早已告知他的实验对象,痛苦是必不可少的;痛苦将是他最终变形的“强效催化剂”。虽然炼金物质强化了沃里克的身体自愈能力,让他足以经受大多数的物理创伤,但是他的精神却在无尽的剧痛之下崩溃了。

  沃里克很难想起https://www.qwhtt.top/过去的记忆。他只能看到鲜血。但他能够记得一个小女孩的尖叫。尖叫的内容他无法理解。听上去像是个名字。

  他已经忘了自己的名字。他觉得这样也好。

  痛苦很快就吞噬了其他所有想法。剩下的唯有鲜血。

  虽然石台上的手术让他身心俱损,但是沃里克的身体却与导致突变的炼金物质产生了严重的排异反应。他眼中流出的不再是泪水而是毒液。他呛咳出来的全是胸中烧灼的腐蚀性粘液团块,落到实验室地面上立刻就能烧出斑驳的孔洞。冰冷的钢铁将他束缚在实验台上,他不间断地忍受了数小时的剧痛折磨,挣扎、扭曲、最后终于彻底垮掉。

  实验对象最后还是死了。辛吉德将尸体丢到了祖安地沟深处的乱葬岗中,然后开始设计构思下一次实验。

  但是事实证明,死亡才是沃里克发生转变的真正催化剂。他躺在尸堆顶端身体渐渐变凉,炼金物质开启了最终的进程,他后背的储液舱开始泵药。

  他的身体不自然地扭曲起来,骨骼折断重构,牙齿疯长,跟腱撕裂后又泛着炼金微光愈合,坏死的血肉被新生的力量所替代。最后他的心脏重新开始跳动,但曾经的沃里克和他所经历过的人生已经彻底消失。

  他被饥饿唤醒。一切感觉都带来疼痛。只有一样东西有意义。

  他需要鲜血。

  首先是一名地沟拾荒人的鲜血,他正在尸体堆里挑挑拣拣。然后是一名光荣进化教团的女牧师,下来寻找她的一名教众。再接下来是一名皮尔特沃夫的学工,走小道抄近路。还有一名躲避黑帮追捕的脸僵商人,还有一名微光酒贩,还有一名推销员,还有一个炼金混混……

  野兽般的头脑里依稀残存的记忆让他对一个地方念念不忘,于是他在那个地方附近住了下来。在那里,他继续猎杀,来者不拒,只要牙缝里还有滴落的鲜血,道德良心对他来说就只是一抹红斑,体内的饥渴让他完全顾不上考虑猎杀目标的身份。

  虽然他已经向野兽低头,但是曾经的回忆却开始袭来。他在咬断一个乞丐的喉咙之前,在他的瞳孔倒影中看到了一个长胡子的人。那个人看上去很忧郁,有着某种熟悉的感觉:他的双臂上带着伤疤。也有一些时候,当他捕猎黑暗小巷中的落单帮派成员时,匕首的味道会让他想起一把老刀上流淌的鲜血。鲜血从刀身淌到他的手上,然后他摸过的所有东西都会带血。有的时候他会想起那个女孩。

  然后依然是鲜血。

  他意识到自己一直都没能逃出自己的人生,无论他做什么都无法洗刷那些往事。他留下了太多伤痕,即使他记不起自己的过去,这座城市也不会淡忘。每当他看到祖安罪犯们的眼神——帮派老大、杀人犯、窃贼——他就看到了自己。他背后的储液舱就会给他的身体注入憎恨。他的铁爪就会撕开他的手指向外伸长。

  他开始猎杀。

  不分青红皂白的杀戮已经不能满足沃里克,现在的他专门追猎那些已经双手沾染鲜血的人。正如当初那个来到辛吉德门前的自己。

  他依然很想知道这一切是不是自己当初想要的结果。他已经忘掉了很多细节,但他记得的部分已经足够了。他记得辛吉德说的没错——曾经那个好人只是一个谎言,灾难已经揭露了谎言,展现出赤裸裸的真相。

  他是沃里克。他是个杀手。

  而世上有那么多的杀手,等待着他的猎杀。

  

  2.炼金术士——辛吉德

  口头禅:我最为致命的药剂将附上我主顾的名字!

  介绍:辛吉德是祖安备受尊敬的炼金世家的后裔。即使在年轻之时,他调制药剂的天赋便远在同龄人之上,很快他便在化学同道中鹤立鸡群。因此他被臭名昭著的沃里克收为徒弟也就不足为奇了。沃里克当时是诺克萨斯和艾欧尼亚对战时的军队雇佣药剂师。在沃里克的实验室里,辛吉德无休无止地劳作着,迅速地领悟着他师傅致命技艺的每一个细节。他毫不担心他的劳作会带来死亡与毁坏的恶果。

  当变狼幻想症的诅咒降临到他师傅的头上时,辛吉德已经准备就绪,迫不及待地要从一名苦工转变成发明家。他准备给艾欧尼亚边境带来新的灾难,这样便可以向世人宣告他的天赋。他对进步的渴望之火是不可熄灭的,当缺乏合适的实验对象时,这位急不可耐的化学家便常常想着要将他那易挥发的药剂倒在自己的身体上。

  不一会儿,他就几乎已经不是人类了,他的躯体被他那精巧的技艺摧毁并维系着。成百上千的烧痕——阴影与火焰的事故——毁坏着他备受摧残的身体。暴露在如此艰苦的环境之下已经让他变得神经麻木,身躯坚硬,体格强壮,将他转化成了一个不折不扣的重型铰链卡车。而这,再加上那淬有致命毒药的可怕武器,使得辛吉德成为了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3.瘟疫之源——图奇

  口头禅:他们把这个扔掉了?但它这么闪闪发亮!

  介绍:生为瘟疫鼠、身为污秽鉴赏家的图奇是一只偏执且已经变异的老鼠。他直立行走并且探查着祖安的残渣,以获取那些只有他才知道真正价值的宝藏。用一把以化学为动力的十字弓作为武器的图奇丝毫不怕弄脏他的爪子,并在他的污秽王国建起一座废料王座,同时也在无止境地密谋着人类的衰败。

  

  4.生化魔人——扎克

  口头禅:你心里恨得越深,之后就伤得越痛……

  介绍:一滩泄漏的毒液,顺着炼金科技设施的裂缝流进了祖安的地沟区,在深处一个与世隔绝的坑洞里积成了一洼。出身虽然如此低微,但扎克却从一团蒙昧的黏液长成了一个有思想的实体,栖息在城里的管道中,偶尔露面,帮助那些无助的人,或是修缮祖安的各种公共设施。

  最先发现扎克的是一群祖安的小孩儿。他们当时正在地沟里的水坑边打水漂玩,却发现有些石头被扔了回来。于是这个“返物池”就在祖安地沟居民中传开了,最后引来了一个炼金科技阴谋集团的注意。这群炼金技工不顾当地居民的反对,抽出池中的液体装进桶里,带回了他们的实验室。

  炼金技工们设计了各种实验,测试了负向和正向刺激的效果,他们发现水池中有一团凝胶状的物质,似乎存在着某种精神的趋向性。简单地说就是,它能模仿自己所接受的刺激类型。如果对他关爱友善,它就会回应出小孩子一般的欢喜和嬉闹,但如果对它施加痛苦和激惹,则让炼金技工们不得不牺牲大量经过义体增强的地沟拾荒人,应对后续出现的破坏性反应。

  大多数炼金技工都认为这些反应只不过是单纯的神经反射,但其中有两个人并不十分确定。他们质疑这些实验的伦理道德,似乎实验的目的完全是为了制造出一个具有无比进攻性的生物。两人展开了深入的调查,发现整个项目都是由武田斋藤资助的。他是一个脾气暴戾的炼金男爵,血腥的帮派斗争让他臭名远扬。线索的指向很明显,武田想要开发出一个悍不畏死的打手,具备可变形的身体,无孔不入,而且惟命是从。他们还发现了这个项目真正的名字——祖安无定型战斗体,缩写为ZAC。

  两人开始考虑如何行动,在这期间他们发现这团粘胶不仅能对刺激物做出模仿回应。他们观察到了不接受明显刺激物时的自主行为——与知觉生物极其类似。他们将这个生物简称为扎克,并且认定他展现出的行为说明他是一个有思想、有感觉的实体。他们将自己的发现汇报给了研究小组的组长,但这位四肢像麻杆一样的长官却完全无视了他们的担忧。

  二人不甘心就此放弃,他们开始进行自己的隐秘行动,努力抵消其他组员给予的暴力方面的教导。他们想要让扎克明辨是非,于是让他亲身体验舍己为人和慷慨无私的善举。他们的努力换来了成效,当扎克看到那位研究员伤到自己手的时候,表现出了难过的情绪,而当他看到另一位研究员杀掉实验室里的老鼠的时候,则表现得很不安。终于,二人对其他炼金技工对扎克进行的残酷实验已经忍无可忍了。

  那一天晚上,恰逢祖安的进化日缅怀活动,实验室里空无一人,他们借此机会将扎克倒进了一个废水缸推车里,把他拖到了祖安的偏远角落。他们的行动很快就暴露了,随后武田男爵手下的士兵们就开始了搜查。但祖安很大,足够让两位研究员躲过风头。他们曾经考虑过把扎克放生到野外,但扎克并不想被放生,因为他已经将这两位研究员视为自己的家人。世上只有他们两人对他好,所以他想跟着他们学习更多东西。事实上,这二人对扎克的反应无比欣慰,因为他们也很喜欢扎克,甚至将他视为自己领养的儿子。

  为了躲避武田的手下,他们改换了身份和外貌,前往偏僻的地沟区定居,远离监视和刺探。扎克学着模仿他们的声音,很快就学会了将自己的胶质团块变形成为发声所需的器官。他在养父母身边生活了许多年,必要的时候就藏在地沟的水池里或者岩壁的裂缝中。扎克的“父母”为他讲述了他所生活的这个世界,告诉他世界有优美、壮丽的一面。他们带他观看日之门的明月初升,欣赏祖安交易所彩绘玻璃天蓬上的清丽彩虹,还有城市中心那熙熙攘攘、朝气蓬勃的美。他们还告诉他这个世界也有残酷、严苛的一面,扎克开始懂得有的时候人会变得恶毒、无情、充满怨念和偏见。扎克拒绝这种行为,并尽可能地帮助他的父母,用自己的技艺惠及周围的居民,同时尽量不引起不必要的注意。

  他们竭尽所能医治病患、修缮机械,以及任何炼金学识能够发挥积极作用的事。那些年月是扎克最美好的回忆。他在祖安城内四处游荡,近乎永无止境的管网系统和地基岩石的裂缝是他的专属通道。虽然扎克有着独立的自我意识,但如果周围环境的刺激太过强烈时,他的感受就可能会被浸没,暂时吸收周围的主导情绪,带来或好或坏的后果。许多时候他都无法控制自己的冲动,插手帮助那些遭遇压迫和欺凌的人,对抗恃强凌弱的街头恶霸;所以祖安逐渐开始传起关于他的传闻。虽然大多数传闻都是关于他乐于助人的故事,但也有一些传闻将一些破坏性的事故归咎于扎克,比如某个工厂被毁,或者某个地沟居民区被撕开了一个大洞。

  最后,这些传闻终究还是传到了武田斋藤的耳中,他派出了一批义体增强的恶棍前去收回他认为属于自己的财产。因为他的炼金技工们也一直都在尝试用容器中剩下的液体复制扎克诞生的过程,但一直都是徒劳。所以武田男爵迫切地想要找回这个生物,于是他的手下包围了扎克父母的家,发起了进攻。二人奋起反抗,他们毕竟是炼金科技研究员,怎么会没有一些用于自卫的秘密武器,但是他们的反抗没法撑到永远。最后暴徒们不顾武田男爵要求活捉的命令,杀死了他们。

  当时扎克正在探索祖安城地下的岩缝,但突然感到了父母的危难,于是沿着管网火速赶回家营救。但已经太迟了。看到父母尸首的他满腔怒火,男爵的手下从未见过这阵势。扎克发出了猛烈的进攻,使出了各种拉伸、冲撞和重压的战技。他在悲怒交加的情绪中毁坏了周围数十个居民房屋,等到战斗结束的时候,那批义体增强的暴徒们一个活口都没留下。

  当战斗的情绪逐渐从扎克的脑海中褪去,他看到被自己破坏的诸多家庭,因此发誓要继续将自己父母的善行坚持下去。他帮助重建了自己破坏的房屋,修缮工作结束以后,他就立刻消失在了祖安庞大的管道网中。

  现在的扎克独自生活,栖息在祖安城内散布的管道和洞穴中,沐浴着城市居民的各种情绪。有的时候他感到丰富多彩,但也有的时候他感到悲伤,因为他同时吸收着这座城市的好与坏。他逐渐成为了祖安人传说中的都市传奇,一个神秘的生物,会不定时地从岩缝或者管道中钻出来。大多数时候他的出现都是为了帮助那些无助的人,但当麻烦出现的时候,当城市的情绪变得阴暗苦涩的时候,他的出现可能会让某些人不寒而栗。

  

  本期内容介绍就到这里了,下期魔法少女来袭

  天天见峰,下期再见。

皇家马德里战黄潜先发:本泽马维尼佳選,阿森西奥罗德里戈上场
梅州客家文化7连胜再次领先中甲 昔日广州恒大二队冲超稳了